十七月小说网 > 我有无数物品栏 > 第89章 回首时,已是人尽皆知(羊城剧终,7500字大章)

第89章 回首时,已是人尽皆知(羊城剧终,7500字大章)


  “铃铃……”

  晚上的时候,刘洋刚修炼结束,就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看到这个电话号码,刘洋赶紧选择了接听:“孙老师,你找我?”

  给他打电话的,正是他在羊城三中的班主任孙飞羽。

  “刘洋,怎么样,没在忙吧?”

  孙飞羽温和的声音,从电话中传来出来。

  “没,我刚修炼结束,正好休息一下。”

  刘洋连道:“估计还得过十几分钟,才会重新修炼,孙老师你有什么话,直接对我说就好。”

  电话另一面,孙飞羽一怔。

  这个点,已经是晚上七点了。

  一般这个时候,大多数人都是刚吃完饭。

  正在散步,或者是娱乐。

  可是刘洋,居然刚修炼完,而且还准备休息十分钟后,就继续修炼……

  最主要的是,刘洋可是今天才从百木城回来啊。

  要是一般这个年纪的少年,在武考中拿到云州第九的成绩。

  回到家里之后,谁不好好放松一下?

  “我真是带出了一个好学生啊!”

  刹那间,孙飞羽的新潮一阵起伏。

  刘洋的天赋很好,但是刘洋能够有今天的成就,却绝不只是天赋好的原因。

  “是这样的。”

  孙飞羽沉默了片刻后道,“伍院长听说你在这次武考当中,拿到了云州第九名的好成绩,所以想让我联系下你。”

  “看看明天有没有时间,回学校一趟。”

  “咱们学校,想给你录制几个视频,以及拍几张照片,用作宣传。”

  说到这里,孙飞羽顿了一下。

  接着又加了一句道:“当然,现在你一切都以修炼为主,如果你没有时间,也没什么事。”

  “这事……”

  刘洋一怔,接着他想了想道:“可以,我明天大概九点多钟,就可以去学校一趟。”

  吃水不忘挖井人。

  刘洋对羊城三中,也有不浅的感情。

  现在他也算是出人头地了。

  拿出一些时间,帮助羊城三中宣传一下,实在是再应该不过的事情了。

  “好,那我就代表羊城三中,谢过刘洋你了。”

  孙飞羽立刻在电话那边道。

  “老师你真的太客气了。”

  刘洋连道。

  接着他又与孙飞羽说了两句,孙飞羽就以不打扰他修炼为由,挂断了电话。

  “羊城三中……”

  等电话挂断之后,刘洋在心里默念了一下这四个字。

  这一所武道中学,是他的武道启蒙之地。

  也是他寻梦的开始之地。

  只是以后,他怕是就很少有机会再回到这里了。

  呼。

  刘洋轻轻吐出一口气。

  “继续修炼!”

  十分钟后,刘洋休息结束,不等过多的杂念生出,他就轻轻一咬舌尖尚未痊愈的伤口处。

  接着扔了一粒咸豆浆味的血元丹到嘴里,狠狠咬开,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。

  ……

  “妈,我出去了,中午可能就不回来吃饭了。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翌日清晨。

  刘洋早早洗漱完毕,吃好饭后,和父母打了声招呼。

  接着也没打车,就一路快跑,来到了狩猎者工会。

  “你好,请问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吗?”

  刘洋刚来到办事窗口处。

  正在忙着整理文件的,之前接待过他一次的名叫小雨的女办事员,就抬起头问道。

  “啊!”

  只是这话刚出口,小雨就捂着嘴啊了一声。

  接着她脸色迅速转红,不好意思道:“刘洋,是你来了啊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刘洋有些郁闷。

  他擦了擦自己的脸,见没擦下来什么后,禁不住问道:“小雨姐,我有这么可怕吗,都把你吓成这样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听到刘洋的话,小雨的脸顿时更红了。

  她飞快解释道:“只是我刚刚还在想着你,没想到你居然就出现在我面前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刘洋顿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  这名叫小雨的女子,长的还是很可以的。

  而且办事利落,说话也宛如铃声似的,很悦耳。

  但是刘洋如果没记错的话。

  她似乎和羊城一中的班书航,关系匪浅吧?

  这个时候,因为狩猎者工会才刚刚开门,是以还没有几个人来这里。

  不过因为刚刚小雨的一声轻呼。

  大厅当中的其他几名办事员,也都抬起头,向刘洋看了来。

  “刘洋你是来取自己的狩猎证的吧?”

  这时小雨在解释了一下后,似是也感觉有些尴尬。

  她接着又飞快说道:“昨天我们分会会长,特意有过交代。”

  “说你来之后,只要留下一件身份证明的复印件,然后再在几件文件上签下姓名,就可以把狩猎证拿走了。”

  “我刚刚就是在想,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来。”

  刘洋闻言,这才恍然。

  旋即他立刻将自己带来的所有证件递过去,道:“小雨姐,我的身份证件都带来了,接下来就麻烦你了。”

  “不麻烦的。”

  小雨连抬头说道,同时偷眼瞧了一下刘洋。

  上一次刘洋来狩猎者工会时,就是她接待的刘洋。

  当时在她眼中,刘洋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天才了。

  然而当日的刘洋,和现在的刘洋,却宛如两个人一样。

  仅仅十几天的时间,刘洋就飞速蜕变。

  不仅突破到了霸王境,还在这次的武考当中,位列云州第九。

  要知道她无比崇拜的杨巅峰,也才是云州第三而已。

  是以再一次看到刘洋。

  哪怕这一次刘洋看起来,和上一次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在她眼中,刘洋也似是多了一层神化的光辉。

  “刘洋,没想到你也在这里。”

  就在刘洋在几份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姓名,然后等待小雨打印文件之时。

  一个熟悉的声音,忽然从他身后传了来。

  刘洋转头一看。

  却见从他身后走来的,正是他刚才还在心里想过的,一中的班书航。

  “班大哥,你又来了啊。”

  看到班书航,刘洋顿时一笑。

  “没办法。”

  班书航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一个饭盒。

  然后对着小雨的方向努了下嘴道:“我早上碰到她妈,她妈说她早上没吃多少饭就出门了。这话被我妈听到了。我妈就做了些吃的,让我给她送了来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她妈的我妈的刘洋都听懵了。

  看这意思,这位都已经快要修成正果了?

  “对了,还没恭喜你。”

  这时班书航忽然又冲刘洋竖起大拇指道:“这一次,咱们羊城算是因为你而出名了。”

  “我出哪门子名啊。”

  刘洋苦笑。

  他只是拿了个云州第九而已。

  又不是第一名。

  就是他昨天回家和自己刘父刘母说这事,刘父刘母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。

  “你不会是不上网看新闻吧?”

  班书航诧异道:“现在咱们羊城的新闻,还有一个个网站上,可全都是你的报道。”

  “还有这事?”

  刘洋一怔。

  现在他一心只想着修炼,没什么事,还真不上网看什么信息。

  “你真不知道?”

  这一次班书航是真的愣住了。

  “真不知道。”刘洋摇摇头,“我这几天,都没什么空。”

  “你牛!”

  班书航再次冲刘洋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  接着他又摇了摇头道:“不过这事也有些怪。”

  “按理说关于你的报道这么多,应该有直接采访你的啊。”

  “但是我在新闻上,居然一个直接采访你的新闻,都没有看到。”

  听到班书航这么说,刘洋顿时微微有些恍然。

  知道没有人来采访他,多半是因为郭恒一的缘故。

  不然在羊城,可没有谁,有这么大本事,能够控制媒体。

  “还有刘洋,我听说你这一次选择了龙门武道大学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  班书航又向刘洋问道。

  “没错。”

  刘洋点点头,接着向班书航问道:“班大哥你呢?”

  “我?”

  班书航向一旁正好处理完文件的小雨看了一眼道:

  “咱们羊城也要成立自己的武道学院了,我这人恋家,不想走的太远,就打算留在羊城了。”

  接着他探手,把手里的盒饭往柜台另一面一送,冲小雨道:“另外我的小雨,也是忒让人不省心,我要是走了,怕就没人照顾她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呢啊!”

  小雨闻言,文静的小脸上,顿时绯红一片。

  “咳咳。”

  这狗粮……刘洋看不下去。

  他咳嗽了两声,看向小雨道:“小雨姐,不知道我的狩猎证办完了吗?”

  “已经好了。”

  小雨连把刚刚整理出来的文件,以及一张证书,通过窗口递给刘洋。

  然后笑着:“恭喜你,刘洋,以后你就是一名正式狩猎者了。”

  “谢谢小雨姐。”

  刘洋回了一句。

  接着他接过所有文件,以及狩猎者证书。

  然后和班书航小雨两人,说了几句告辞的话。

  就略有些郁闷的,离开了狩猎者工会大厅。

  他天天在家,就一直被发狗粮。

  这到了外面,居然还是被人发狗粮。

  也真是没办法了。

  “小班,你说咱们上一次看到的刘洋,和这一次看到的刘洋,是的是一个人吗?”

  在刘洋走出狩猎者工会之后,小雨冲班书航问道。

  “你这小脑袋瓜子,天天都想什么东西啊。”

  “之前那个刘洋,难道还能被人取代了不成吗?”

  “只是这家伙,确实妖孽。”

  班书航一阵无语,指着柜台上的盒饭道:“快吃你的东西吧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

  小雨连拿起柜台上的盒饭。

  只是心中却在想着,刘洋和杨巅峰两个人,到底哪个更妖孽一些。

  “呜,还是你妈做的饭好吃。”

  不过转瞬,她心里的一切念头,就被饭盒里的饭菜打败了。

  ……

  “这位大哥,你帮我看看,我这些东西,能值多少钱。”

  出了狩猎者工会大厅后,刘洋接着就走入了地下交易市场。

  此时交易市场里的人还不多。

  是以刘洋直接就来到了狩猎者工会的官方柜台。

  将自己这一次在百木秘境的收获,都取了出来。

  里面有蛇眼蛇胆,有虎骨,有脑袋几乎全碎的金枪蜂蜂王尸体,以及一些其他东西。

  “呃……请稍等。”

  狩猎者工会官方的工作人员,看到刘洋取出来的东西,连忙起身,使用仪器,一一鉴定起来。

  “这是一阶巅峰青岩蛇的蛇眼蛇胆,这两样东西我们的收购价一共是11万,这是肉虎的虎骨,我们这里以五万元的价格收购,还有这些……”

  “刘洋同学,你如果要将这些全部售卖给我们的话,我们可以用22万元来购买。”

  片刻之后,负责这事的工作人员,就报出来了价格。

  “你认识我?”

  刘洋一怔。

  “从前天开始,有关你的报道,就传开了,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啊。”

  那工作人员顿时一笑。

  刘洋微微感到尴尬。

  “22万。”接着他心中沉吟了一下,道,“可以。”

  旋即没有任何波折,刘洋就将自己在秘境中的所有收获,全部打包,售卖了22万块钱。

  “从今天起,我就是有钱人了。”

  当他走出地下交易大厅,阳光照射在他脸上时,他在心中喜滋滋想到。

  ……

  “师傅,带我去羊城三中。”

  出了地下交易大厅,刘洋就马不停蹄,打车往羊城三中赶去。

  “小兄弟,我咋看你这么面熟呢。”

  “你该不会是现在网上报道的,咱们羊城的那位少年天骄刘洋吧?”

  只是刘洋刚坐上出租车,前面的出租车司机,就开口问道。

  少年天骄?

  刘洋闻言,顿时感觉一阵羞耻感,迎面而来。

  当初别人说杨巅峰是少年天骄时,他还没有什么感觉。

  可是到了他这里。

  出租车司机大叔当着他的面这么说,他顿时感觉脸上一阵热乎乎的。

  “大叔你认错人了。”

  这么想着,刘洋连说道。

  做人,还是低调些的好。

  “不是啊,不过你小子长得跟那个刘洋,可是真的像。”

  出租车司机有些失望的摇摇头:“不过想来你也应该知道那个刘洋吧。”

  “这一次咱们羊城三中,是真的因为他火起来了。”

  “之前咱们羊城,有谁提起三中不撇嘴啊。”

  “不过现在,各家各户却都开始想方设法,把自己的孩子,送到羊城三中去。”

  “我的影响力都这么大了吗?”

  听到出租车司机大叔的话,刘洋张了张嘴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不知不觉间,他似乎都已经影响到,整个羊城的运转了。

  “也不知道,网上都是怎么评论我的。”

  心思一动,刘洋就在脑海中观想出笔记本电脑,查看起了有关自己的新闻。

  “扬名云州,盖压人神境天骄,进入云州各大武道高校视线的霸王境武者,你可知他是谁?”

  “一匹真正的黑马——出自羊城的武道天骄:刘洋!”

  “刘洋:勇猛精进,名人品质,舍我其谁!”

  “蛇腹中走出来的少年天骄,蜂群中诞生的武道强者。”

  “一个句话被炒上了热搜:今天你咬舌了吗?”

  “啧啧,这届的小编水准,看起来很不错啊。”

  当刘洋在网络上,搜到一个个与自己有关的新闻之后,顿时就在心里面笑了起来。

  “不行,我得把这些东西都保存下来!”

  刘洋忽然觉得这些东西,以后闲暇时打开看一看,心里肯定会很美滴。

  嗯,这绝对不是因为他是一个闷骚男。

  而是他觉得,这样有助于自己更努力的修炼。

  说做就做,接着刘洋立刻就在网上,寻找起了更多的有关自己的新闻。

  然后将这些新闻,全部保存了下来。

  滴滴!

  外面车声不断。

  刘洋却嘴角含带笑意,似是感觉不到时间流逝一般。

  直到他将一大堆有关自己的新闻,全都保存下来后,他才发现,自己居然还没有到羊城。

  同时此时,一眼望去,前方竟是停了一大堆的车。

  “这车堵的,师傅,咱们九点之前,能到羊城三中不?”

  刘洋开口道。

  如果不能到,他就打算跑着去了。

  “肯定能,这里每天都堵车,不过不会赌太长时间。我有经验,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出租车司机大叔连说道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刘洋点点头。

  接着他转头看向车外,却发现不远处,正有一家小卖铺。

  看到这家小卖铺,刘洋心中顿时一动,想起了一件事来。

  接着他就冲站在那家小卖铺里的老板大喊道:“老板,我要买一长盒的羊城老烟,能麻烦你帮我送来吗?”

  远处的小卖铺老板一怔,跟着连答应道:“好的,稍等。”

  ……

  “滴!”

  足足二十几分钟后,出租车才滴的一声,停在了羊城三中的门口。

  刘洋坐在车上向羊城三中的大门口望去,却见三中的院长伍立新,还有教了他三年的班主任孙飞羽,以及其他三中的领导。

  此时竟然都已经等在三中的校门口了。

  并且似是都等许久了。

  “真是……”

  看到这一幕,刘洋顿时感觉一阵罪过。

  接着他飞快付了钱,然后跑就下了车,向伍立新等人那里跑了过去。

  “伍院长,齐主任,孙老师……你们等久了吧……”

  到了一行人身前后,刘洋赶紧挨个打起了招呼。

  “靠,我就感觉这小子就是刘洋嘛!”

  “不然这世上,哪有这么像的人!”

  远处,那名还未离开的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一幕,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。

  ……

  “刘洋,真的非常感谢,你这次能够回咱们学院。”

  羊城三中中,伍立新拉着刘洋的手说道。

  刘洋连道:“院长说的哪里话,我出自羊城三中,羊城三中就是我的根。这一次能够为咱们学院做些贡献,我也是非常高兴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  伍立新红着脸,激动说道。

  羊城三中,能够出来一个刘洋,真的是让他感到意外之事。

  甚至不止是他。

  在此之前,就是任何一个人,恐怕都不会想到。

  就在他们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武道中学中,能够走出一个云州第九出来。

  不过也正是因为刘洋,这一次他们羊城三中,算是彻底在羊城当中火了。

  “院长,刘洋用不了多久,就要前往龙门武道大学,现在每天都要花很长时间修炼。”

  “所以你看,咱们是不是尽快开始?”

  一旁的孙飞羽,这时忽然开口提醒道。

  “对对,咱们可不能耽误刘洋太多时间。”

  伍立新闻言,顿时一拍手。

  ……

  “刘洋,笑一笑。”

  “对,就是这样!”

  “刘洋,注意一下,出拳不要那么用力。”

  “假打,咱们假打就行,不用真打,你都把你老师打出血了。”

  有孙飞羽的帮衬,没多长时间,刘洋就开始了他这一次前来羊城三中的任务。

  所谓的任务,就是以他为主角,拍几张照片,以及几个短视频。

  刘洋自觉自己还是很上镜的。

  甚至他觉得,如果自己想要成为明星,以他这张棱角分明,拥有清晰辨别度的面庞,应该很容易就火起来。

  成为一名人尽皆知的小鲜肉。

  是以。

  仅仅两个多小时,他就将几张照片,和一个长达二十秒的小视频,全部拍摄完成。

  “孙老师,怎么样,我的表现还算不错吧?”

  事后,刘洋冲孙飞羽问道。

  “嗯,不错!”

  孙飞羽脸色僵硬的点点头。

  听到孙飞羽的回答,刘洋顿时感觉,自己的一切付出,都值得了。

  ……

  “把这个挂在这里,对,就是这样,再往左一些。”

  接着,刘洋又跟着众人一起忙乎。

  将带有他照片和相关简介的相框,挂在了羊城三中的教学楼大厅中。

  用孙飞羽的话来说,这是用来激励后续学子的。

  听到孙飞羽的话,刘洋顿时便觉得,自己真的义务重大。

  以后还要更加努力,再创辉煌才行。

  不然,若是他成了伤仲永的典型。

  以后羊城三中的学弟学妹们,看到他的照片,还不知道会怎么想他。

  “啧啧,真的很不错啊。”

  接着,在几名老师,将带着刘洋的照片,以及带着相关简介的相框挂好之后。

  刘洋望着相框上自己的照片,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咔!

  咔!

  咔!

  跟着他更是在无人察觉中,接连瞪了几眼。

  将自己的这张照片,以多个角度,拍摄了下来。

  当做纪念留存。

  他觉得,人生,就是由这一幅幅画面组成的。

  ……

  “伍院长,孙老师,你们不用送我,我还要去修炼室,去看看吴老师。”

  “等看完吴老师,我自己离开就好。”

  中午的时候,刘洋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跟伍立新等一大堆大人,一起吃饭的提议。

  然后他就跟众人,提出了告别。

  听到刘洋这么说,一群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只能看着他,自己一个人,向羊城三中的修炼室走去。

  ……

  今天是周末,三中当中,并没有几名学员。

  尤其是修炼室那里,更是空无一人。

  不过刘洋知道。

  无论什么时候,吴涛老师,几乎都住在修炼室那里。

  “抽烟,天天就知道抽烟!”

  “说好听的,你是三中的老师。”

  “说不好听的,你就是个守门的,谁看得起你?”

  只是刘洋刚到三中的修炼室附近,就听到前方有人,一阵咆哮。

  而且听其咆哮对象,居然就是吴涛老师。

  “你说说,你当着看门老师,一天能挣多少钱?”

  “钱!钱!钱!”

  吴涛老师的声音陡然传了出来:“你就知道钱,我早就跟你说过,那个女人,不是良配,结果呢,你听吗?”

  “你把钱都搭进去了,她人呢?”

  “你别管这些,我只问你,我儿子我现在欠了人家三十万块钱,你管不管?你不管,我明天出门,就得被人打死!”

  “欠钱,你哪次不是欠钱之后来找我?”

  吴涛老师一阵气急败坏:“你让我上哪给你弄钱去?”

  “咱们家都让你给卖了出去。”

  “你说我在这里当我看门的,我不当看门的,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  “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我敬业,知道的人,都怎么看我?”

  远处,刘洋皱眉看着这一幕。

  此时的吴涛老师,再不像往日那般温和。

  他佝偻着身子,气喘吁吁,似是脊梁骨都被一股沉重的压力,给压弯了。

  而吴涛老师身前的男子,则看起来二十左右岁,双目无神,却又隐隐透着疯狂。

  “不孝。”

  刘洋陡然想到了学校当中流传的,说是吴涛老师,有一个不孝儿子的话。

  原本,他并没有在意。

  但是现在,他才知道,这事是真的。

  想到这里,他当即迈开脚步,向前走了过去。

  “老头子,你真的不管我了?”

  这时,那男子听到吴涛老师的话,拳头已经死死攥了起来,跟着更是一把抓住了吴涛老师衣领。

  “管你妈啊管!”

  只是男子话音刚落,刘洋就陡然冲了上来。

  他飞起一脚,直接踹在了男子的屁股上。

  一下子将他踹出三四米远,摔了个狗啃屎。

  “刘洋,你……”

  吴涛老师看到这一幕,顿时一愣。

  “吴老师,这事交给我了!”

  刘洋怒气冲冲。

  别人的家事怎样?

  别人的家事,他也要管!

  这种不知上进,不知廉耻的东西,人人都能管!

  他绕开吴涛,走上前去,到了要挣扎着站起来的男子身后。

  抬起脚,猛的有是一脚踢了出去。

  “要钱?”

  “我让你要钱!”

  “多大个人了你还管你爸要钱?”

  刘洋一脚脚踢出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

  在男子的惨嚎声中,刘洋一直踢了十几脚,才感到解气。

  当然,他也有分寸,不会真的下太重的手,把这东西给踢死了。

  毕竟这东西不管怎么说,也是吴涛老师的儿子。

  不过在踢完之后,刘洋却又当即取出了手机,给一个人打了过去:“喂,黄队长……对,是我,刘洋。”

  “我有些事情麻烦你一下,我这里有一个人……对,就是不孝,我都录下视频了,你放心吧,肯定不会让你犯错误。”

  “我什么意思?我的意思就是,你把他关进去,关个几年。”

  “等他什么时候转性了,知道礼义廉耻了,再把他放出来。”

  当今世界,不孝,就是一罪。

  而且还是很重的罪。

  只是一般而言,父母不举,也没别人去掺和这些事里面去。

  但是。

  对这样的事情,他刘洋看不下去!

  “刘洋。”

  刘洋刚撂下电话,吴涛就上前拽住了刘洋的手。

  “老师。”

  刘洋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之前买的一大盒羊城老烟,递给吴涛道:“当初答应给你,有朝一日我风光了,买一车烟的,可是我食言了,只给你买了这么一盒。”

  “以后你省着点抽。”

  “烟这东西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“刘洋你……”

  吴涛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。

  刘洋低头看了眼身下的男子一眼,接着对吴涛道:“吴老师,你信我的,就让他进去呆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我一定会让人帮你,教他改邪归正的。”

  PS:抱歉,更的晚了。

  这张琢磨了许久,算是把羊城的剧情,来了个终了。

  也不知道大家满意不满意。

  就这样吧。

  我去睡觉了,睡前摆个碗

看过《我有无数物品栏》的书友还喜欢